令人担忧的耐药性艾滋病激增

卫生当局已经发现,对重要的艾滋病毒药物的耐药性激增。

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调查显示,在过去的4年中,非洲,亚洲和美洲的12个国家对两种构成艾滋病毒治疗主要药物的药物依非韦伦和奈韦拉平的耐药性已超过可接受的水平。

感染艾滋病毒的人通常会接受一系列药物治疗,称为抗逆转录病毒疗法,但这种病毒会突变为抗药性。

干细胞治疗后第二位无HIV的患者

2014年至2018年,世卫组织在18个国家中随机选择的诊所进行了调查,并调查了在此期间开始接受HIV治疗的人的抵抗力水平。

在12个国家中,超过10%的带有这种病毒的成人对这些药物产生了耐药性(请参阅“耐药性增加”)。超过此阈值,对其他人群开同样的艾滋病毒药物是不安全的,因为抵抗力可能会增加。研究人员本月在WHO报告中发表了研究结果。

华盛顿泛美卫生组织(Pan American Health Organisation)传染病专家马西莫·吉迪内利(Massimo Ghidinelli)说:“认为我们已经越界了。”

总体而言,接受调查的女性中有12%的女性患有艾滋病毒,而男性则为8%。

报告说,特别令人担忧的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艾滋病毒婴儿具有很高的抵抗力。在2012年至2018年之间,该地区9个国家/地区中约有一半的新诊断婴儿感染了对依非韦伦,奈韦拉平或两者都有抗药性的HIV。

瑞士日内瓦世卫组织的传染病医生西尔维亚·贝塔格诺里奥(Silvia Bertagnolio)说,耐药性的原因仍然难以捉摸。她说,但是当人们中断治疗时,可能会产生抗药性艾滋病毒。

例如,许多携带这种病毒的妇女可能在怀孕期间服用了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以防止其婴儿受到感染,但在分娩后就停止了使用。世卫组织建议这种做法持续到2015年,当时世卫组织建议孕妇和哺乳期妇女终身使用这种药物。

在中断治疗后重新开始依非韦伦和奈韦拉平治疗的患者中,耐药的发生率(21%)比初次使用者(8%)高得多。

感染艾滋病毒的人可能出于以下几个原因而使用这种药物。Bertagnolio说,污名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们可能不希望看到自己去买药。报告指出,诊所的药品短缺也可能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

针对证据,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各国使用比其他疗法更有效和更耐受的多洛格韦作为首选的艾滋病毒药物。西班牙巴塞罗那德意志三亚大学普约尔大学医院的传染病医生罗杰·帕雷德斯说,与其他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相比,多洛格韦病毒会产生突变并最终导致耐药的可能性要低。他补充说:“必须鼓励在全球范围内过渡到多洛格韦。

贝塔格诺里奥(Bertagnolio)表示同意,但需要谨慎。如果治疗效果不佳或不完整,可能会产生耐药性。“不要”想要发现自己处于我们所处的相同状态。 / p>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