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理工学院:在虚假新闻上放置警告标签可能会适得其反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戴维·兰德(David Rand)合着的一项新研究表明,将某些新闻报道标记为虚假,会使所有其他新闻报道在网上看起来更加合法。

研究发现,对某些虚假新闻的免责声明使人们更容易相信其他虚假新闻。

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后,Facebook开始在被判定为错误的事实检查员的新闻报道上贴上警告标签。但是有一个陷阱:将某些故事标记为假使读者更愿意相信其他故事并与朋友分享,即使这些其他未标记的故事也被证明是假的。

这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与他人共同进行的一项新研究的主要发现,该研究基于对新闻消费者的多次实验。研究人员称这为意外的结果,即对虚假新闻的选择性标记使其他新闻故事看起来更加合法,这是新闻消费中的“隐含真相效应”。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教授欧文·谢尔(David Ern H. Schell)说:“在某些内容上添加警告会在某种程度上使您认为所有其他没有警告的内容都已经过检查和验证。”管理学系的共同作者,并详细撰写了一篇有关该研究的新发表论文。

兰德补充说:“事实检查人员无法跟上错误信息的流向,因此即使警告确实减少了对带有标签的故事的信任,但由于隐含的真相效应,您仍然有问题。”

此外,兰德观察到,对于读者而言,隐含的真理效应“实际上是完全合理的”,因为对于未加标签的故事是否经过验证还是不明确的问题,存在歧义。他说:“这使这些警告潜在地成为问题。”“因为人们会合理地做出这种推断。”

即使如此,调查结果也提出了解决方案:在发现为真实的故事上放置“已验证”标签可以消除此问题。

论文“隐含的真相效应”刚刚以在线形式出现在《管理科学》杂志上。除兰德外,作者还有里贾纳大学心理学助理教授戈登·彭尼库克(Gordon Pennycook)。哈佛大学库什曼实验室的博士后亚当·贝尔(Adam Bear);耶鲁大学该项目的本科研究员Evan T. Collins。

BREAKING:标签越多越好

为了进行这项研究,研究人员通过亚马逊的Mechanical Turk平台招募了总共6739名美国居民进行了两次在线实验。参与者以Facebook风格获得了各种真假新闻头条。这些虚假的故事是从Snopes.com网站上选择的,并包含诸如“ BREAKING NEWS: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向纽约法院提出离婚申请,“共和党参议员提出了通过海上训练营派遣所有美国教师的计划。”

参与者观看了真实故事和虚假故事的均等混合,并询问他们是否考虑在社交媒体上共享每个故事。一些参与者被分配到一个对照组,在该组中没有故事的标签。其他人看到了一组故事,其中一些虚假的故事显示了“ FALSE”标签;一些参与者看到了一组故事,其中一些虚假故事带有警告标签,而一些真实故事则带有“ TRUE”验证标签。

首先,在虚假故事上加贴警告确实会使人们减少考虑共享它们的可能性。例如,完全不使用标签,参与者考虑共享样本中29.8%的虚假故事。在附有警告标签的虚假故事中,p下降到16.1%。

但是,研究人员还看到了隐含的真相效应生效。读者愿意分享没有警告标签的其余虚假故事的36.2%,高于去年的29.8%。

兰德指出:“我们有力地观察到这种隐含的真实效果,如果不提供虚假内容警告,人们会更加相信它,并说他们更有可能分享它。”

但是,当某些虚假故事的警告标签与某些真实故事的验证标签相辅相成时,参与者就不太可能考虑全面共享虚假故事。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分享被标记为虚假标题的13.7%的新闻,以及未被标记为虚假故事的26.9%的新闻。

兰德说:“如果除了在事实检查人员发现错误的警告上警告之外,还在事实检查人员发现正确的事情上放置验证面板,那么就可以解决问题,因为不再存在歧义,”兰德说。“如果您看到一个没有标签的故事,那就知道它根本没有被检查过。”

政策影响

兰德强调指出,调查结果还有另外一个转折,即调查的参与者似乎并没有基于意识形态拒绝警告。即使信誉不佳的新闻与他们所说的政治观点“一致”,他们仍然可能会通过警告或验证标签来改变对故事的看法。

兰德说:“这些结果与我们的推理能力被党派关系劫持的观点不一致。”

兰德指出,尽管对该主题的持续研究很重要,但当前的研究表明社交媒体平台可以采取行动直接改善其标记在线新闻内容的系统的直接方法。

他说:“当平台正在考虑附加警告时,我认为这具有明显的政策含义。”“他们应该非常小心,不仅要检查警告对带有标签的内容的影响,而且还要检查对所有其他内容的影响。”

迈阿密基金会的人工智能道德与治理倡议和加拿大社会科学与人文研究理事会部分提供了对研究的支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您喜欢